400-0919-097
联系我们更多
固定图片
地址:这里是您公司的地址
电话:400-0000-000 
传真:0123-55617968
邮箱:5427414@qq.com
课程体系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课程体系 >

仅一年半,惠州沙河解决工业、生活、畜禽养殖污染三大难题

更新时间:2020年-10月-13日

仅一年半,惠州沙河解决工业、生活、畜禽养殖污染三大难题

  “2018年刚来时,调研得出结论,流域内工业、生活、畜禽养殖污染贡献比例约各占三成,压力很大。”在去往惠州沙河的路上,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水环境中心主任曾凡棠回忆道。

  沙河发源于惠州博罗县罗浮山北部的大小源坑,全长89公里,由北向西南汇入东江北干流,流经博罗县的长宁、园洲、石湾等7个镇,也成为博罗县的母亲河。

  2018年,惠州沙河水质已断崖式下滑至劣Ⅴ类,曾凡棠团队受邀驻点博罗县治理沙河,到2019年底,沙河河口国考断面水质全年均值达Ⅲ类。如今来到沙河河口,微风轻拂、河面洁净,岸边不时有居民散步路过。“一年半将一条大河治好,真的很不容易。”曾凡棠说。

  2020年广东省“治污攻坚一号令”明确,攻坚劣Ⅴ类国考断面外,也要加强优良水体达标攻坚,强力推进惠州沙河河口等6个国考断面,水质稳定提升至Ⅲ类以上。

  沙河水质如何从劣Ⅴ类跃升至Ⅲ类?优良水质能否稳定维持?记者深入惠州沙河寻找答案。

  示范段让居民先看到效果

  到达博罗县石湾镇中心排渠(河涌)时,天色有些阴沉,但眼前河面的绿色水生植物依旧葱郁,曝气装置如喷泉一般,仿佛置身公园。

  “污染大约从2000年博罗县工业和农业加速发展开始。”博罗县副县长李平介绍,当时发展粗放,流域内存在大量低端落后的重污染行业企业,同时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滞后,再加之畜禽养殖业总量大、污水直排入河。

  “原来河又黑又臭,住旁边夏天都不敢开窗。”村民赖大叔回忆说。曾凡棠介绍,类似的排渠在沙河流域内一共有19条,各类污水直排,其中13条恶化为劣Ⅴ类,直接影响沙河水质。因此,治理首先从污染排渠开始。

  由于截污管网不足,排渠治理首先完善管网。“这些竹柳下面都新铺设了管网。”弘东环境治理有限公司石湾项目负责人王建国介绍,先将排渠内淤泥挖出,做河床修复,而淤泥通过无害化处理后,建设驳岸覆盖管道,同时上面种上植物。

  随后进一步修复河道生态。“此前由于污染严重,很多微生物死亡,现在投入有益微生物,再通过曝气装置将氧气溶解在水中,提升微生物活性,减少水中的氨氮含量。”王建国介绍,同时水面种植了竹柳、狐尾草等水生植物,吸收水中污染物。

  “这一段差不多5公里,是最早的示范段。”曾凡棠说,起初当地居民不太愿意配合,于是做了一个示范段,“居民们看到治理效果后,都特别欢迎。”

  同时,博罗县也加快建生活污水处理设施,截至目前,沙河流域建成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244座,实现行政村“一村一设施”建设目标,今年将继续打通、修复原有管网,提升效能。

  通过控源截污、河道强化处理与生态修复综合治理模式,目前石湾镇中心排渠已基本消除黑臭。这样的治理模式也在沙河其他排渠推广,到今年3月,劣Ⅴ类排渠由13条减少为1条,沙河支流逐渐复清。

  租鱼塘改建生态调蓄塘

  “这里以前是个臭水塘,漂浮很多垃圾。”园洲镇寮仔村村民李先生所说的,是园洲科普生态公园。如今走入园内,绿植茂盛、流水潺潺。这个用于周边村子污水治理的项目,如今已成周边村民休闲散步的好去处。

  “农村生活污水量不大,而且离污水处理厂远,就建设了一体化污水处理设施,收集周边村子的污水。”铁汉生态经理邓钰锋介绍,处理后的水流入公园内的湿地,出水可达Ⅴ类,最后再流入一旁的茶亭排渠。

  在农村,除生活污水外,随着降雨冲刷,雨水径流等面源污染进入农田沟渠、河流等问题突出。由此,博罗县专门在茶亭排渠周边租下鱼塘,改建成生态调蓄回用塘。邓钰锋介绍,通过调蓄能减少流入排渠的有机物和氮、磷等污染物,且处理后的水可回补茶亭排渠,或作灌溉水源。

  “建这些塘经济效益不高,但治污效果很好,生态效益高,也只能‘逼’着做。”曾凡棠说,今年这种“一体化处理+生态塘深度净化补水+农业面源调蓄回用”的治理模式将继续推广。

  此外,博罗县也继续整治畜禽养殖污染,2019年已完成沙河流域136户畜禽养殖场废弃物清理,并督促养殖场户完成对408亩粪污塘的深度治理,同时也建立健全县、镇、村三级畜禽养殖污染网格化巡查监督机制。

  治水带来产业升级契机

  行车于博罗县园洲镇,街道和两旁的建筑显得有些老旧,一样老旧的还有此前的产业结构。污染在水里,根子在岸上,工业污染也一度让当地治水变得艰难。

【返回列表页】
COPYRIGHT 2019 manbetx体育